欢迎光临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科研进展
为什么深圳如此特别?
作者: 中国科学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朱廷劭研究组 任孝鹏 ║ 日期: 2017/08/18 

 

  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典型,在过去四十年从一个边陲渔村发展成与北京、上海和广州规模相当的一线城市。即使处于中国社会整体转型的大背景下,深圳也是极为特殊的地区。那么深圳的特殊发展历程是否会使深圳人某些心理特征与中国其他地区有所不同?如果有,应如何解释? 

  此研究从自愿拓疆运动(voluntary frontier settlement)促进独立我(independent self)的社会生态角度出发,认为深圳与美国历史上的西部边疆相似,而深圳的发展就像发展中的中国的“边疆”开拓(ongoing voluntary frontier settlement),并假定深圳比中国其他地区的独立我要高。独立我高的人的行为表现包括:自己和他人的边界更加清晰,重视自主性,爱冒险,与人际和谐相比,更看重自己目标的达成,更喜欢与众不同,偏向分析性思维。 

  中国科学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的任孝鹏副研究员采用多种文化任务(cultural task),将深圳与中国的其他地区(佛山、武汉)相对照,结果发现与对照组相比,深圳的独立我程度更高,证实了进行中的拓疆运动促进独立我的地区文化,从而解释了为什么深圳人的独立我高于中国其他地区。具体来说,在自我报告的外显信念(explicit beliefs)中,深圳人的独立我高于武汉人;在关系流动性(relational mobility)上,深圳人知觉到周围的人的流动性更强;在亲亲性任务(nepotism task)中,深圳人在对待陌生人上,比武汉人更喜欢用奖励的方式对待陌生人(见表1)。在另一篇文章中,任孝鹏以佛山人为对照组,采用框架直线任务(frame-line task)和自我膨胀任务(self-inflation task),发现深圳人在完成框架直线任务时误差更小,在完成自我膨胀任务时自己与他人的圆圈直径差别更大,这些也都表明深圳人的独立我更高。  

  1 深圳与武汉在独立我的文化任务上的比较 

    

  此系列研究丰富了自愿拓疆运动促进独立我的区域文化的系列研究。自愿拓疆运动是基于对美国人独立我为什么高于其他国家或文化的人的解释。跨文化研究表明美国是个独立我高的文化,不仅仅是比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的独立我程度高,而且比英国、德国等同属新教文化圈的国家也要高。拓疆运动假说认为美国形成过程中的自愿拓疆运动部分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美国人的独立我如此高。第一,最初来到美洲大陆的人是在异常艰苦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逐步形成了不同于其原来国文化的特征;第二,美国历史上的西部拓疆运动进一步强化了美国人高独立我的特征。后来还有来自北海道的证据表明拓疆运动促进独立我这一现象不仅存在于独立我的文化中,也适用于互依我的文化。但以往的系列研究有个缺点就是用过去发生的历史事件来解释当下的文化差异,且历史事件已过去上百年之久,不得不采用拓疆者的后代与其他地区的对比来推测拓疆者本人的心理特征,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证据只能算是间接证据,而本研究的发现则为拓疆运动促进独立我的理论提供了更直接的证据。 

  另一方面,此系列研究的发现也为解释中国人在过去四十年独立我日益增强的社会变迁现象提供了新的角度。不少社会变迁的研究表明中国社会在过去四十年中独立我的社会取向日益增强,而且往往用现代化程度来解释这一变化。但是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研究发现可以从文化变迁的产生-采纳模型(production-adoption model)来提供一个解释中国社会文化变迁的视角。该模型认为社会文化的变迁往往是从某个局部地区发生,作为领头羊,整个社会以此作为榜样,当其体现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被整个社会所推崇时,又会为整个社会学习和接受,从而实现整个社会的文化变迁。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中国的很多政治、经济和社会政策都是由深圳作为试点,成功后再向全国推广。高速的经济发展,使深圳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而快速的人口流动使深圳的行为模式很容易成为全国各地的学习典范。从文化变迁的产生-采纳模型(production-adoption model),深圳人在追求个人成功和改善生活质量的动机下,产生了高独立我的地区文化,全国各地在学习深圳的过程中,也促进了其他地区的独立我程度相比过去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此研究已在线发表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第一作者为硕士研究生冯菁,另一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硕士研究生陈姗姗,通讯作者均为任孝鹏。上述研究受到中国科学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计划)(KFJ-EWSTS-088)资助。  

    

  论文信息: 

  Feng, J., Ren, X., & Ma, X. (2017). Ongoing Voluntary Settlement and Independent Agency: Evidence from China.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8(1287). doi:10.3389/fpsyg.2017.01287  

  陈姗姗, 徐江, & 任孝鹏. (2016). 独立我的自愿移居假说: 中国的证据.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04), 738-740.  

  论文链接:http://journal.frontiersin.org/article/10.3389/fpsyg.2017.01287/full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备案编号:京ICP备1004979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1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 邮编:100101 电话:(86-10)64879520
Email:webmaster@psych.ac.cn